DIY实验室颠覆传统D打印展现魔力

来源:滨州互联网平台 2019-10-12 03:21

  既充满官僚主义的僵硬制度,又束缚于旷日持久的基金和发表体系,大学研究的主宰正在缓慢改变。在一个全球都在快速变化的时代,大学真的是研究进展的最佳场所吗?

  一场静悄悄的变革正在发生。独立研究组织和DIY实验室在世界各处突然出现。与此同时,科学家对学术界的沮丧越来越多。因此,创业组织的吸引力与日俱增。

  独立研究组织通常针对于某个特定问题而成立,例如野生动物保护或者太空探索。DIY实验室的典型特点是建立在开放资源原则之上,并由此获得实验室设备与科学训练。这也为研究提供了另一选择模型,在大学学术团体的不满面前,这些研究应当引起关注。

  尽管一些学者依然固执地认为大学是从事严肃研究的唯一场所,但航天工业却讲述了一个不同的故事。太空探索创业公司SpaceX建立于2002年,目的是绕过政府相关机构带来的官僚体制的延误。没有了大学执行委员会从上到下的管理,SpaceX非但没有衰落,反而成为了首家完成发射和返回太空飞船的私人公司。

  创业者和DIY者可以完成有质量的严肃研究,似乎证明了最好的以及最聪明的研究者往往并不在大学的象牙塔里,而一些公司显然已经理解了这一事实。

  DIY实验室和创业公司为驾驭有资质之人提供了机会,允许任何人投身科学,并且在不需要提供正式资质证明的情况下开展属于自己的研究。

  建立一个独立实验室也变得日益简单。的魔力使得实验器材变得没那么昂贵、可以承担得起,不断发展的公众科学也会为DIY实验室的进展增加助力。低成本、非营利的开放出版模式正在兴起,这保证了研究发现得以被分享,进一步地减少了对大学研究模式的依赖。

  获得传统的研究经费、资助基金对于新的组织和DIY者来说依然很困难,英国的研究委员会只向大型的、有资质的独立研究组织开放基金申请,准入门槛较高。然而,被迫从传统的研究基金模式中脱离,却的确能够带来极大的优势,包括更快地拿到基金,更自由地从事一些可能被研究委员的风险评估认为不值得资助的课题。

  众筹研究的情况日益增多,也提供了一个真正可行的替代方案。与研究委员会的公开咨询不同,众筹给了公众以自己的钱包投票的机会,这意味着真正使最多人受益的科学可能成为最容易和最快募集到资金的项目。这一模式与大学里的科研相比,具有无与伦比的便捷性,快速、灵活、适应本地、解决方案驱动型的研究可以真正由公众推动,也用之于公众。

  在社会与科学之间打造这样的直接联系有百利而无一害。尽管大学以及研究委员会已经多加尝试,希望改善与社区之间的关系,但最近的一项调查表明,一半的人仍然认为科学家是神神秘秘的,69%的受访者认为科学家应该更多地听取普通人的意见。基于社区的实验室则可能减少人们认知中,对科学的神秘主义倾向以及不信任。

  这对于研究来说,是一段有趣且具有吸引力的时间。我们正处在一个学术生涯没有吸引力也没有安全感的时刻。与此同时,诸如众筹和公众科学的技术手段为有才华的先锋提供了真正的选择。

  一些大家、名人陆续公开表示鼓励这种新型实验室的建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了解决方案驱动型创新实验室的模型,诸如纽约GenSpace之类的DIY社区实验室正在兴起。这一切,也许都表明我们即将迎来一场完美的风暴,它将显著地改变科研。

孩子中暑怎么办
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
预防心绞痛的药有哪些